主页 > 葡京最新 >

你认识吗?《合肥人会说不会写的15个字

时间:2017-09-22 浏览:我要评论

  唐代诗人贺知章在《回乡偶书》诗中写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诗意浅显:离家几十年都不改乡音。说到乡音,身在安徽合肥,合肥话近年来也成为众多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们争相模仿学说的一种方言。有合肥“土著”说了,有些合肥话你虽然会说,但是你会写吗?近日,在网络上,有网友就贴出了十多个合肥人常说但难以写出的汉字。

  前段时间,在各大网络视频网站上,由安徽广播电视台主持人马滢和管管录制的合肥话教学视频被疯传。在几分钟的视频中,马滢用普通话说出一个词语,一旁的管管将这个词语用合肥话大声地朗读出来,比如,日常生活用的“水壶”,用合肥话说就是“催子”;“妈妈”用合肥话就是“妈姨”;“自行车”用合肥话就是“格朗扯”……视频中,管管一边用合肥话来朗读词语,一边再配上夸张幽默的表情,让人觉得十分有趣。很多网友在视频下留言说,“没想到土里土气的合肥话听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除了像马滢和管管录制的这种看似严肃又不失活泼的合肥话教学视频,众多网友更是“脑洞大开”,将合肥话运用到很多影视片段的配音中去。在一款名为“配音秀”的APP中,有许多网友上传的影视片段配音,一搜索合肥话,就会出来很多用合肥话配音的影视片段,有影视剧《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片段,片中的诸葛亮操着一口合肥话,怒斥马谡,本是一段让人揪心的桥段,经过网友用合肥话配音之后,竟然变成了十分搞笑的片段。记者看到,还有影视剧《金枝欲孽》、《征服》等影视剧的桥段配音都成为合肥话配音选择的对象。众多合肥本地的网友表示,合肥话虽然不能代表着整个安徽的方言,但是使用这种“跨界”的配音就是为了让生活更加有乐趣。

  其实在此之前,安徽广播电视台的主持人也将合肥话带上全国的电视荧屏和众多演出场合,这让许多合肥人觉得十分亲切。

  在生活当中,我们还能够听到老合肥们说着合肥话,一些新合肥们想更快地融入到这座城市中,也争相模仿学说合肥话,甚至有的新合肥们一口地道的合肥话让人难以判断他是来自哪里。

  但是有网友说了,学说合肥话也许并不那么难,但是有些合肥话的字想写出来就不太容易了。这不,就有网友在网络上发布了《合肥人会说但不会写的15个字》的网帖,记者点开一看,这十多个汉字的确让人发懵。比如:獃、抪、萩、嗍、搲……

  看到上面的五个字,估计大伙也懵了吧?不过网友的能力还是很大的,不但写出了这十几个字,还给这十几个字注明拼音和释义,这才让人恍然大悟啊。下面就来看一看这些字的读音和释义吧:獃:ai第二声,形容词,确定的,不会变通的,如:脑子怎那样獃;抪:pu第一声,动词,汤沸腾溢出,如:汤都抪出来了;萩:qiu第一声,动词,(烟)熏,呛人,如:别抽烟了,萩死人了;嗍:suo第一声,动词,吮吸,如,小孩就喜欢嗍手指头;搲:wa第三声,动词,用手或瓢舀出,如:西瓜我就喜欢搲着吃;鬭:dou第四声,音同“豆”,动词,接,凑在一起,如:我们把这些东西鬭起来看看;戽,hu第三声,音同“虎”,动词,从容器泼洒出来,如:你看你,把水戽到处都是;滗,bi第四声,动词,去汁液,如:把汤滗掉,我喜欢吃干的;馏:liu第四声,把已经熟了的食物再加热,如:馒头凉了,馏馏再吃。

  记者在网帖中看到,诸如此类的字,还有多个,但基本上都是生僻字,难写难认。有网友表示,“这些字合肥人经常挂在嘴边上,但是还真不一定会写,看到第一字就懵了”;网友“wjz316813419”表示,“真长见识了,平时讲得多,还真不知道怎么写”;更是有网友戏言,“看了这些,我严重怀疑十几年的书白读了。”

  看完这则网帖,记者也通过电脑里的多种输入法去找寻合肥话的这些字,发现这些说起来容易的方言土语字词,还真是难以用输入法打出来。

  而对于类似合肥话的这种方言土语,国家相关部门也有着一些保护计划。记者查询得知,曾在2008年,国家语委启动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试点,在各方言区采取活态标本,建立方言档案。而在民间,类似于“中国微乡音”汉语方言大赛这样的方言保护和传承活动正在兴起:在电视、广播中推出方言节目;方言进校园,让孩子们不忘乡音,记住乡情;移动互联网上更是出现了以乡音乡韵为纽带的社群,延续着方言的魅力。2013年5月,中国文化报曾刊载《每一种方言都是一种文化》一文,文中就谈到了方言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和文化背景。“从幼儿接受最初的‘母语’开始,方言便成为一种蕴含着文化认同和归属感的机体,给我们以文化教育和精神培养,使我们得到温馨欢乐的心灵滋润和永生记忆,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在谈到方言和方言的汉字书写问题时表示,将方言这种非线性的文化通过书写汉字这种线性的表述和记录,可以记录下方言的音和义,更能够让方言通过文字将这种文化传承下去。王云飞表示,如今的网络流行热词冲破了地理上的隔阂,带来沟通的便利,也带来方言土语的日渐式微,很多带有传统地域特征或鲜明时代印记的词汇正渐渐湮没在历史的烟尘中,只有一部分依靠人际传播流传下来。“如果没有人收集、整理、研究,这些历史和文化的记录最终可能会彻底消失。”

-------合肥新闻网(2)----